集4 深海之眸

<pinkring 文學週記33> by Evonne Lee

品克琳與她的女人們:蝴蝶、微風、麗日和星光 第三季

 

集4 深海之眸

伊薩爾科谷地夏夜的空氣異常靜謐涼爽,Aron的木屋外紫羅蘭濃郁香氣輕緩的溢散瀰漫,燈光裡的兩人,不急不徐地用手托起高腳杯,順時針搖晃杯中的血紅漿液,甘醇的氣息撲鼻,情緒也像杯中物一般悠悠晃晃,一如深紅色的洋流,流淌在各自的宇宙中,它不會爭風吃醋,不會搶誰風頭,入喉的一股甜甜誘人的韻味,清雅中有和順,清順中又帶著深沉的孤獨感,在酒精的自我救贖中,讓行走一整天的如晴,身體和心裡都溫暖而慵懶了起來。

「血紅色與孤獨是最親近的。」Aron看著手中杯喃喃地說。

「哦?」如晴想起書店老婦人說過的家族傳說,她在心裡希望Aron的人生不會因此而感到太疼痛。

「我可以理解你的孤獨。」她輕輕地回答。

「我想妳已經聽聞了我的故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妳是從書店老婦人口中得知的。」他的聲音有些喑啞。

「但妳不知道的真相是,傳說中跟著我祖母墜落的僕人,正是這個老太太的丈夫。」他一說完,仰頭一大口把紅酒喝光。

如晴不知怎麼揮走乍聽到這件事的震撼,只覺得有蜜蜂振翅般細細的嗡嗡聲,一直在耳邊不斷響著,彷彿不會止息。

一杯紅酒,讓事件豁然開朗,她能想像Daniel家族在這個童話小鎮上所背負與承擔的道德譴責有多麼深重,家族的陰暗面,深深地影響倖存下來的人以及他的子嗣。

「祖父帶著心裡的傷,一輩子都在憂鬱中度過,即使他的事業帝國有多龐大,他在鎮上投注過多少心力於社會公益,都填補不了心中那個巨大的無底洞。」Aron低著頭,默默的再斟上一杯酒。

他沒有提到對於老婦人一家,Aron的祖父有沒有做甚麼彌補呢?

相對於老婦人的平靜低調,如晴心中有問號。
她想起下午在街上買的銅塑跪姿雕像,Aron就是那個雕像,同樣承擔著祖父的傷口,那彷彿是對上天的一個質問,對逝者的一個懺情對話。

她的眼光注意桌上的一張家族合照,每個人都笑開懷,只有中間瘦骨嶙峋的老者,細長的身形,下拉著的嘴角。

「這不就是傑克梅第"行走的人"雕塑嗎?」如晴心裡想。

她終於了解到當天在阿森納裡,為什麼當她提及傑克梅第時,他會說出「你的孤獨認出我的孤獨...」的話語了,整個家族的孤獨,只有傑克梅第懂得。

她看著Aron,他那雙美麗的藍眼睛裡寫著哀傷,而那片深不可測無以觸及的幽藍深海,埋藏著世間多少愛與別離的故事。她很想替他將哀傷之海全部填平,但那就像是精衛銜微木一樣,如何能填得了滄海呢?

微醺的午夜,窗外遠空繁星閃爍,光年之外的星子似乎也想回答Aron的質問,無論在哪,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迷失自己啊。

「明天會是個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如晴下定決心,填不了滄海,至少可以當他生命中的陽光。

(下集待續)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