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回歸

<pinkring 文學週記28> by Evonne Lee

品克琳與她的女人們:蝴蝶、微風、麗日和星光

集 12 永劫回歸

 

翻飛的文字變身成為一隻一隻、大大小小美麗的蝴蝶,「海」字不斷在我身邊圍繞,「秋」字輕巧停在我的肩頭,「笑」字拉起我的髮絲,「藍」字和「春」字則活潑地互相到處追逐,細細小小的「泡」字隨著微風翻滾著,「玫」字穩重地定定站在衣架的毛巾上,其他的字不斷地繞著圈圈到處亂舞...,我被這一群凌亂飛翔追逐的字,環繞著,困惑著,突然一陣陣的暈眩襲來,在我還能理解發生了甚麼事之前,我的雙膝變軟,眼前一片漆黑。

 

我在一望無際的沙灘上醒來,發現自己躺在被陽光曝曬得暖暖的細軟沙攤,我隨意抓起一把細沙,它們從指縫中不斷流瀉,像停不下來的水流,又紛紛到掉落在我腳邊,我奮力起身,輕拍掉黏落在衣裙上的細沙。遠目所及,沙灘上遊客三兩,近處幾個孩子身邊圍繞著一大群海鷗,牠們來自四面八方正急急地向孩子們撲飛而去,男孩女孩開心得又叫又跳,往空中高高灑開一把麵包屑,就在浪漫的沙灘邊,海鷗們展開一場很現實的弱肉強食生存爭奪戰。

眺望著海天連成一線的遠方,很顯然我又回到這裡了,這個熟悉的陽光金色沙灘,細數過每一朵拍岸的浪花,海雲台Cafe Roof Top金老闆熟悉的那聲「환영합니다!」,我最常帶慵懶靠著發呆的沙發角落還在,金老闆特調咖啡的發泡拉花仍然叫我讚嘆,落日餘暉的美景一樣令人撼動,只是,這一切的回歸,是怎麼回事?

「好久不見了!」金老闆慢慢的倚過來沙發角落。

「안녕하세요! 」我仍然記得韓文的您好敬語。

「幾年了?十多年來,妳仍然跟從前一樣安靜優雅。」金老闆的稱讚令我臉紅。

「都忘記有這麼久了啊,往日真令人懷念。」金老闆常穿黑色襯衫,衣袖捲起的結實手臂上,露出一段文字刺青:

A veces amanezco, y hasta mi alma esta húmeda.

Suena, resuena el mar lejano.

Este es un puerto.

Aquí te amo.

 

「倒是歐巴老闆你沒有改變,這裡的擺設也都跟以前一模一樣呢!」我看著他的手臂。

「這個,就像掌紋一樣深刻,永恆不變的。」他接過我的目光,看著他自己的手臂刺青。

「一直想問你,這段文字是甚麼意思?」十幾年來終於鼓起勇氣問。

「喔,帆船的黑色十字架
  孤單的
  有時我在清晨甦醒,我的靈魂還是濕的
  遠遠的,海洋鳴響發出回聲
  這是一個港口
  我在這裡愛你」

他低緩的聲音滿是深情。

「好美的詩句。」我感動落淚,心中隱隱覺得這詩句似曾相識。

「美麗,找到妳的幸福了嗎?」

「......」我不知怎麼回答他的問題,我是怎麼漂流回到這裡,都還迷惑著啊!

「我懂,就像妳從來不喧嘩,安靜的美麗著,安靜的快樂著,安靜的悲傷著,時間從來不會主動回答,我們得自己找答案。」金老闆彷彿自言自語一般地呢喃著。

(下集待續)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